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非主流签名 > 正文

50本另类经典它们非主流却极具力

类别:非主流签名 日期:2017-8-14 19:18:24 人气: 来源:

  最近,经典的邪典电影(Cult Film)《搏击俱乐部》原著作者恰克·帕拉尼克终于宣布开始续写这个故事,准备将其打造成系列漫画,并在《》上登出了六页的试读。

  与邪典电影类似,在英文中,图书也有个特俗的类别,叫作“邪典书”(Cult Book),都是些非主流的作品,未必都是经典著作,也不一定都畅销,却受到某些特定读者的喜欢和追捧。它们是另类的经典。

  某种程度上,邪典书不可名状地不同于简单的畅销书,虽然其中很多作品的确很畅销——人们对这两方面都怀有热情。

  最近,英国的《每日电讯报》网站邀请了一些书评人,从过去两个世纪中挑选出了邪典特色最为显著的作品。在评选出的“50本最佳邪典书”中,有些很经典,有些很具有悲剧性;有哈珀·李、尼采、加缪、塞林格、托马斯·品钦等作家的作品,也有一些我们想不到的作品列在其中,比如村上春树的《1Q84》。但,所有作品都极具力。

  一个加尔文是选择他作为那个绝对需要的人,这导致吉尔·马汀,他的第二人格的行为。比教更为,这使詹姆斯·霍格不尽如人意的叙述故事的方式栩栩如生。设想一下:也许你身边就有个吉尔·马汀。

  这是有史以来最为畅销的诗集之一,所有的翻译都应如此:介绍一种外来的思想、不同的文化;表达出读者的感受,但让他们把这些感受归因于别人。在当今这个怀疑的、美学的、主义的年代,这些来自11世纪波斯的神秘诗歌,成为如何庆祝生命的些微典范,尽管逝者如斯。

  透过扩音器传达出的性的朗诵,但愿有人明白他所言何物。将六个尼采的者置于一室,必然是一场;此外,鉴于他们都是幻想自己为超人的孱头,则一个人也不会留下。尼采勇敢而疯狂到:但看看结果怎样,他的信徒大多怯懦。

  无情节、地向颓废主义致敬。一个法国作家,立足于他豪华寓所中的客厅,于诸如给乌龟嵌入宝石直至它负担过重而死去这类的事情。由于充满波德莱尔式的厌倦(而作品本身并不无聊),《逆天》被象征主义以及王尔德奉为圣经,并异化了无处不在的创造性文学类型。

  赫尔曼的寓言小说听起来有些佛色彩,但实际上传达的是,经历(包括财富)才是开悟的关键,而不是冥想。若你手持烟斗,置身喜马拉雅山脉之中来阅读这本书,就像很多人做的那样,则尤感如此。虽然,现在想来,像“河流的秘密在于其中没有时间”这样的之言离开文本并没有太大意义。

  一本袖珍集,听起来像是个中世纪僧侣写的,而实际上出自于一个于1931年死于肝硬化的黎巴嫩裔酒鬼。《先知》是一部在指出明显事实方面措辞精美的作品,但1960年代的嬉皮士们喜爱它。

  塞利纳恶劣的观点完全有据可查,但他的第一部小说《长夜行》却是现代主义小说的奠基作,并对战争和医疗专业进行了绝妙的。塞利纳被认为是20世纪法国最伟大的文体家之一。

  小说记录了迷惘的一代,如同薇拉·布里坦在一战时期热爱与迷失的那同一个时代。这部回忆录也是一个女人经历艰辛、,坦然学习在变化的世界中努力寻找自身的故事。作为纸质阅读一代的圣经,它的影响力将因为Virago的再版而继续。

  现代旅行作家,如柯林·施伯龙和布鲁斯·查特文,曾从罗伯特·拜伦那里得到灵感。在1930年旅行穿越中东和亚洲时,拜伦对伊斯兰建筑进行了详细的描述,并附有辛辣的点评:“阿拉伯人讨厌法国人胜过讨厌我们。他们越是有理由这样做,就越有礼貌;换句话说,当遇到一个欧洲人时,他们学会了不去尝试。这使得在游客看来,大马士革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城市。”

  “今天,妈妈死了,也许是昨天,我不知道。”沙滩、太阳、阿拉伯人、枪声、,数以百万计青少年狂热想象的东西。如果你17岁时不喜欢这些,那你就是哪里出问题了。在电影《塔拉德加之夜》中,萨莎·拜伦·科恩手下那个狂傲的法国赛车手在起跑线就读这本书。虽然奇怪但属实的是:乔治·沃克·布什期间,假期里也读这本书。

  令人困惑地受欢迎,极其愚蠢的尼采哲学情结。安·兰德将她疯狂的资本主义至上哲学在霍华德·罗克——一个装饰建筑师——身上发挥得淋漓尽致。这本书被这样的人所钟爱:在偷走你的房子/爱人/工作之前,告诉你是一种进化优势。

  育儿专家们或受热捧或过时,但本杰明·斯波克医生始终是他们全部人的鼻祖。从他令人欣慰的第一句话“你知道的比你想象的要多”开始,他就彻底改变了父母看待孩子的方式,主张拥抱、安慰以及自身天性的。他也会告诉你如何处理打这件事。

  这部令人陶醉地融合了浪漫与现实的作品,以十几岁的女主角卡珊多拉·莫特梅恩坐在厨房水槽里写作开篇,以在虚构的边缘涂写构成小说内容的字眼“我爱你”结束。故事在这中间展开,了每一个失恋的年轻女孩的幻想;但是,小说的地位很大程度上归功于,自此以后故事不再以幸福结尾,就像生活中一样。

  你时常感到不快乐吗?感到沮丧?与他人相处感到不自在?读了这本书你就会感到如此了。创立山达基教的冷漠科幻小说家,他的心态力学令人。

  青春期疏离的原始文本,被刺客、埃默斯以及介于两者之间的每个人所喜爱。戈登·布朗也不例外。复杂的青少年霍尔顿·考尔菲德在大城市中游荡,在外做雇工,醉酒。老实说,你可能已经读过这个故事了。

  这本书引发了无数场旅行。威廉·布莱克说过,如果我们能清理“的大门”,我们会到“无限”。赫胥黎认为酶斯卡灵(一种致幻剂)是通向这种状态的道。在这部作品中,他泡了一粒药片,进而进入了“非我”与“本真”状态,并认定爱是终极真理。他在临终时也在服用致幻剂,但很难像他的者那样把它塞下喉咙去了。吉姆·莫里森就是者中的一个,他以赫胥黎的书命名了自己的乐队“大门”(TheDoors),因吸食过量而亡,死时27岁。

  刻意得令人不安,《O娘的故事》将对女性的形式化作为其主题。O是一个漂亮的女人,被后,又交给了各种具有狂幻想的男人。她被带到一个城堡里,蒙上眼睛,受鞭打、烙印、刺孔。故事最后以一种奇怪的胜利的感觉结尾。O站在一群陌生人面前,除了一张面具,没有穿任何东西。作品扑朔迷离,令人,毫无愉悦可言,绝对让人性趣索然。

  1950年代末的诺丁汉咖啡吧必读作品。难以置信的是,一些人为研究这个文学中的局外人花了大把钱。《泰晤士报文学》在249行的样本中发现了285处错误,但在本书年轻的作者看来,这确认了他是“最主要的文学天才”。谦虚不是他的优点之一,可悲的是,这也说明不了他的文学才能。

  据说喝着咖啡在三周内写完的,凯鲁亚克敲打他这部开创性小说的纸卷最近卖了两百多万美元,并且这本卷纸本身过去几年也一直在上,从美国的一个博物馆旅行到另一个博物馆,吸引了成队的胡子拉碴的爵士乐爱好者。这本书是1940年代期间七年,穿越美国公旅行的结果。最初,它庆祝的是另类的生活方式,尽管它到了最后被失望着色。在2014年11月,一封遗失已久、作家尼尔·卡萨迪写给凯鲁亚克的信,在半个多世纪之后被发现。读完这封信后,凯鲁亚克撕掉了一份《在上》早期草稿,并花了三个星期重新将小说拟成意识流风格。这封作家同伴尼尔·卡萨迪在1950年写给他的信,共18页,散漫的意识流笔记,它的遗失曾经一直被认为是文学史上最大的损失之一。

  美妙之作,西西里贵族最后的唯一遗产,小说以这些贵族人物为基础展开。作品是一曲对正在消失的社会无可的挽歌。抛开复兴运动的背景,它仍是对意大利南部部分地区心理学与植物学方面的指南。

  伟大的现代巴洛克风格小说,使中产阶级得以亲近地中海。从未存在这样一个亚历山大,也从未存在时间/空间探索、卡巴拉(一种)、、精美的食物、饮酒(在配给时出现)的粗劣惊悚情节或者哲学探究。当然,一些句子很精美,只是其中大多没有什么意义。

  以经济为主的美国南方腹地,戏剧常年聚焦于的种族问题,作者至今出版的这部仅有的作品,进一步荣耀了文学的。即使那些没读过这本书的人也常这样认为。在2015年2月3日,哈珀宣布《设立守望者》这本书将会在7月14日出版。该书由普利策获得者哈珀·李在1950年代完成,但被放置一边。《设立守望者》实际上是《一只知更鸟》的续集,但书稿的完成却在《一只知更鸟》之前,直到去年秋天才被人发现。这本304页的书将会是李的第二部作品,同时也是她逾半个世纪以来的第一个新作品。

  而快活的军事闹剧导致了一个恰如其名的困境产生:只有你疯了才能获准免于参加战斗,但你一旦提出申请,便证明了你是一个正。如果海勒遵照他原来的意愿把这本书叫作《第18条军规》(Catch-18)那么文学史就要完全不一样了。他之所以改名是因为避免和里昂·尤里斯的作品(《米勒18》)产生混淆。

  反英雄式人物兰德尔·帕特里克·麦克墨菲将永远和演员杰克·尼科尔森联系在一起,他因为在电影《飞越疯人院》中扮演这个角色而获得了奥斯卡。麦克墨菲其实是作家肯·克西在以病院为背景的同名小说中所创造的一个精彩角色。通过拉契特和麦克墨菲之间的冲突,小说探讨了人格的崩溃和规则这两大主题。

  作品来自盛名堪比卡夫卡的盲人图书管理员,也是位存在些微文学心理扭曲的作家。他的作品一经问世,便为心理词汇增添了新形容词。这部难忘的作品令迷宫和镜子这两个词所代表的意义变得再也不同。“无用并且不同寻常的学问中有懒洋洋的乐趣。”本书经常被那些认同作者这样说的人所喜爱,没什么比这更糟了的。

  在众多回忆录中,美国女诗人西尔维娅·普拉斯传达了一个紧张的、半自传性质的成长故事,在一个可以对烦恼的年轻女性使用点击疗法的时代。故事的叙述者是一个天才作家,她来到了纽约,但一直机遇不佳。《钟形罩》人们,更好地去理解病、创造力,以及令人窒息的社会习俗对女性的影响。作者普拉斯在本书出版一个月后。

  沙虫、扑翼机、亚崔迪、哈肯尼和香料:剁碎后糅进科幻幻想,作品像是詹姆斯·克拉维尔的远亲,在“越发肥皂剧系列作品”中排第一。同样的,作品被大卫·林奇恭敬地改编成了电影,也使得很多人对复杂的角色名字和(或)神秘仪仗饱含热情。

  漂亮的年轻女教师到了个田园诗般的希腊岛屿,在那里被一个年轻女人和普洛斯彼罗般的人百般。一如约翰·福尔斯大多时候的做法,故事明明很平庸,却曲高和寡,但这很惊艳。T.S.艾略特的经典语录以及结尾的转折,足够让那种书呆子宅男一辈子把这本在心里。

  活着,并以人类的形式。人类尺寸的黑猫,魔术师和他的助手,比拉多……人们对魔幻现实主义持不同的看法,但这是其中的经典之作。斯大林执政时期被禁多年,但现在你想找到一个没读过这本书的人都难。重要的是,作品中有对头疼问题的最棒书面描写。

  那些复活节岛上的家伙,都身着宇航服,不是么?疯狂注视一切的阿奇与安斯,有着这样形象的这部作品影响广泛,与数十年的酒吧以及《X档案》这样美妙事物的出现有重要关系。如今慈善义卖越来越普遍了,虽然这又激发了冯·丹尼肯再写25本小说的想法。

  新新闻学、报告文学,不论你怎样定义,汤姆·沃尔夫在1968年对于小说家肯·凯西与他的“快乐的恶作剧者”乐队乘着光怪陆离的巴士穿越美国的描述,创立了一种联想、夸张的写作风格(数数那些感叹号!!!),并引发了无数人的模仿。作品让一代生嫉妒,因为当酷爱牌饮料罐里混合着紫色雾霭,他们却不在。如今,一段生动的社会历史却像拜占庭一样遥远。

  这是部半幻想作品,作者堪称美国文坛的第欧根尼和喜剧哲人,在德累斯顿轰炸以及各种家庭悲剧中幸存下来,并形成自己科幻小说独特的风格。一如冯内古特的大部分作品,书中是的,而这几乎被文雅的人类学所。一部非常典型的邪典小说。

  这本书给了20世纪70年代理想主义一个坏名声,讲述了一只海鸥同伴而飞向天空的肉麻故事。“唯一真正的法律,”这只鸟严肃地告诉我们,“是引领我们的法律。”理查德·尼克松任命的联邦调查局局长L.帕特里克·格雷,所有的员工阅读这本书。后来,他因严重而辞职,这对它的糟糕品味来说是个合适的惩罚。

  女人应该尝一尝她们自己的经血,让她们甘心接受自己的身体,杰梅茵·格里尔在1970年代开创性的女权主义作品中这样。格里尔告诉这一代的女性,社会已经把她们变成温顺的、自怨自艾的、被阉割过的克隆人。这本书曾是世界畅销书,为格雷尔赢得了复杂但经久不衰的遗产。

  传统病学对《骰子人生》的即时影响十分不信任,这应受责备。小说的主人公,一个幻灭的病医师,发誓要通过掷骰子来决定生活中的每一件事。正如人们会对次数寄予期望,可能性使他陷入和混乱,这也解释了本书久远的感染力。

  这本书几乎不需要介绍。狂热的公爵和他的代理人,在1970年代的美国引发了一系列医药。作品充满了酒吧斗殴情节和狂热之梦的桥段。这本书现在还是读公立学校前的核心学习文本,但倾向于模糊亨特·汤普森叙事才能从不循章法中找到杰出之处。

  关于战争与的欧洲喜剧元小说,着数学、不得要领的故事、孩子气的幽默和引人入胜的句子,还有很多火箭。这是一部天才之作,尽管故事长到可以谎称没有完成。

  作品是1970年代对于“真实”与“”的进一步探索:一个家庭主妇和一个激进的分析师有染(“阿德里安式美好爱情”,懂吗?),并对性解放抱有幻想。尽管如此,最终她还是回到了丈夫身边。约翰·厄普代克称这部作品为“女人所写过的最为可口的小说”。但实际上,这到底有什么大惊小怪的?

  作品讲述了精疲力竭的嬉皮士带上儿子的自行车去旅行。他回忆着以前的自己:一个研究东哲学、神经衰弱的,教着不专业的普通哲学,课程糟糕。如果他在学校学习了希腊知识,并知道“Ar te”(山脊)是什么意思,那么我们在1970年代的大多时期都能生活下去。

  作者用别人书里的内容构成了这本书的第一章。它是文学史中的经典之作,还是令人厌倦并反复出现的后现代平庸之作,取决于你的对话者。伊塔洛·卡尔维诺可以说在其他地方做得更好。

  忘了阿西莫夫或菲利普·K.迪克吧。道格拉斯·亚当斯是如此聪明的一个梦想家,以至于在1970年代都可以预见电子表看起来都十分傻气的时代。《漫游指南》在作为节目之前,是一部小说、一个游戏,以及一个电视节目,它惊人地巧妙、非常有趣。整整一代英国人伴随着“不要惊慌”和“基本上无害”两个短句以及数字42长大。

  这部作品秉承着刘易斯·卡罗尔的写就,涉及到思考意味着什么以及怎样发生这样的问题。作品有助于识别天才的工作模式,被数学极客、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以及任何有感觉的人所喜爱,但从根本上说,它不过是本国际象棋教材。

  伊格内修斯·赖利是个普罗米修斯在读者心中戏剧化的肥胖的反英雄式人物。头脑中萦绕着罗斯·薇莎的中世纪诗歌,变成了带有头戴式的绿色狩猎帽,赖利这时慢慢地吃着东西,现代化事物,从可奈因的幻想中获得安慰,牢记着离开的一次可怖经历。

  作品与《达·芬奇密码》题材相似但更早些,没那么多恶意的愚蠢,具有说出真实的勇气(作者将丹·布朗告上了法庭,后来败诉)。作品中关于圣殿的普通歌曲与舞蹈,血统与全球,不知何故仍让人。这是关于疯狂组织的重要文学作品。

  几十年来,被驯化的男人们穿着围裙缓缓前行,一边给装饰品除尘一边说道“是的,亲爱的”。于是,罗伯特·布莱写出了《铁约翰》(即《之肋》),创造了般的阳刚之气。于是愚钝的全部蜂拥进了树林,他们搂抱着,吼叫着,哭泣着,把他们的毛发涂成蓝色并感受重新获得站着嘘嘘的能力。

  那位通过和刮腿毛使女权主义变得的女性,同样教授读者要享受一顿丰盛的大餐。这本书探讨,对苗条的狂热减弱甚至了女性的,在恋爱被接受以及避孕药面世之后,本应该出现相反的状况。这是过去20年来最重要的女权主义文本。

  在美国南方腹地的丛林里,一个勇敢的探险者意外发现了一系列古老的预言,这预言可以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,甚至世界。但愿我们不用非得购买其他小说,才能发现这预言到底是什么。为了比较经济地达到类似效果,我们可以租一部印第安纳琼斯风格的电影,比如说《古墓丽影》,然后当你观影时,让一个嬉皮士在耳边碎碎念。

  娜奥米·克莱恩这本对商标和反对这样做的活动家的报告,不仅时髦而且充满。很少有作品比它更能审时度势了。这部作品于2000年出版,时值“反全球化”思想和主流思想碰撞的风口浪尖,克莱恩也因此成为了这起事件的标志性人物。

 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麦卡锡是个有“作者中的作者”之名的另类偶像。且不论他所有这些成就和电影改编作品,即便它们都畅销一时,麦卡锡莫名地仍然被视为邪典作家。《》是他的大作,风格阴郁,讲述的是后录世界(“贫瘠、沉寂、无神”)中的一对父子的故事。

  你可以说村上春树一直是个另类作家,即使他现在作品在日本国内外销量百万。《1Q84》分上下两册(日文版、中文版为三册),这部史诗般的爱情小说,时间设定在1984年,标题中却用Q代替9,以此凸显横亘在两位主角生活之间的种种疑问。

  推荐:

  

0
0
0
0
0
0
0
0
下一篇:没有资料

相关阅读

网友评论 ()条 查看

姓名: 验证码: 看不清楚,换一个

推荐文章更多

热门图文更多

最新文章更多

关于联系我们 - 广告服务 - 友情链接 - 网站地图 - 版权声明 - 人才招聘 - 帮助

郑重声明:本站资源来源网络 如果侵犯了你的利益请联系站长删除

CopyRight 2010-2012 技术支持 FXT All Rights Reserved